花葬
发布时间: 2018-05-18 浏览次数: 48

          173资讯采编与制作 童莹莹

 

    

我亲眼看见了一朵花的死亡,真的。

盛夏,

骄阳似火。酒足饭饱之后更使人感到闷热难耐。百无聊赖的信步走到窗边,不经意便撇到园中那一抹粉红。素净而不失大方。

那是她第一次踏进贾府,带着她深深烙进骨子里的傲气。她处处小心谨慎,一语一思量。自幼她就听她母亲说过,她外祖母家与别家大是不同。来了才真正知晓,什么叫贾不假,白玉为堂金作马。

听尽了客套叙旧之后,她第一次看见了那个误她终生的人。听闻他衔玉而生,不肯留意于孔孟之间,也不愿委身于经济之道。她想,这么一个少年郎,可真真是特别的。

有些人不能遇见,因为他们只要一眼,便是万年。

园中花儿的淡雅还未赏够,天空中便突然乌云滚滚、雷声隆隆、电光闪闪,像是忽然暴怒一般,暴雨如注。

他们与世俗显得格格不入,就像一抹惨白扎眼的杵在五颜六色中。

而他们都是一样的人,一样的真实,一样的渴望。钟情于孤独,沉沦于寂寞。可未来永远不会像你想象的一样。

暴雨猛烈的击打着娇柔的花瓣,挺直的茎杆被风雨吹击的弯下了腰。四周充斥着绝望和无能为力,我想去扶她一把,可是走到门前却又停住。有些人的命运早早已是注定。

他们凄美的爱情终结于一场纸醉金迷的盛大演出中。

夜已阑珊,他撩开喜帕的那一刻,映入眼帘的是宝钗微抿的唇,精致的面容顷刻间瓦解了他娶到意中人的喜悦。而她倚在床边,望着烛火,一行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许是上辈子欠他的吧,才会让她这辈子为他流尽了最后一滴眼泪。

宝玉,宝玉,你好......

香魂一缕随风散,愁绪三更入梦遥。

不久之后,雷声远去、鸟云消散、天空恢复了宁静,蓝天自云相衬分外美丽。如果不是那散落一地的花瓣和已被折断的茎杆提醒着我,我恐怕根本不会相信她刚刚经历过暴风雨的洗礼。

不知怎的,望着一地的花瓣,我突然想起了记忆中有个穿着白衣的女子,拿着锄头坐在那儿,撒几颗泪珠,轻吟一句:“今日葬花人痴,他日葬侬知是谁?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